跨越三种文化的津巴布韦华人留美女博士(图)

更新时间:2021-06-14 11:04:53 作者:倪建俭 阅读:345

今年33岁的石月是让人过目不忘的气质型美女。高挑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简洁时尚的穿着,一双爱笑的会说话的眼睛,站在一群津巴布韦人中间分外抢眼,如果猜她是一位模特也不过分。而这位美女的真实身份却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物理专业博士,现任美国亚马逊旗下Kindle电子书的设计师。

石月1980年出生于中国,9岁时随父母移居津巴布韦,在首都哈拉雷度过了11年的小学、中学时光,后考入美国大学深造,目前定居美国。她的经历可以算是津巴布韦第二代华人的代表。

在国内时,石月的父亲是汽车维修工人,母亲是化验员,父母工作勤勤恳恳,维系着小康之家的生活。对于石月来说,她的童年虽不富裕,却也无忧无虑。

来到津巴布韦之后,父母把她送到当地一所口碑很好的教会学校读书。她至今还记得,刚到学校的时候,她什么也听不懂,老师布置的作业不知该怎么做,这对于从小就比较好强的她来说非常痛苦。她只有硬着头皮听课,不懂的地方向同学请教,仔细听同学和老师的对话,用了三年的时间,终于能够自如地听课、交流。

她的父亲对她的学习要求非常严格,认为学校里教的数学太简单,就找来中国的教材督促她做,做错一道题要再罚做十题。小石月也很争气,在突破语言关之后,成绩门门优秀,总会拿着“A”回家。但她有时候也会觉得有点委屈:“同学考试得个 B ,她的父母依然会鼓励她做的不错,而我每次都是 A ,父母却觉得理所应当,偶尔一次 B ,回到家就会面临暴风骤雨。”

石月说,亚洲孩子学习普遍都很刻苦,认为成绩不好是件丢人的事情,而当地的孩子就没有这种压力。

石月面临的另一个困难是交朋友,她说,刚入校的时候,总是黑人孩子一起玩,白人孩子一起玩,就是没有人愿意和她这个中国孩子玩。她只好和那些不是特别受欢迎的人交朋友。在学校里,书呆子不受欢迎,同学们认为整天学习的人不酷,她就假装不爱学习,回到家里再偷偷努力。

津巴布韦中学采取的是英国的教育制度,考卷都是从剑桥大学寄过来的,可以用中学考试的成绩直接申请大学。石月凭着优秀的成绩,申请到了美国麻省理工大学。

刚到美国时,20岁的石月又一次面临着环境改变带来的考验。她说,和津巴布韦相比,美国更开放,支持同性恋,她身边就有不少同性恋朋友,这在津巴布韦是难以想象的。而且美国更平等,没有津巴布韦白人与黑人之间明显的等级区分,对一切体力劳动者都很尊重。而在津巴布韦,就很少有人对黑人服务生说谢谢,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。此外,津巴布韦的英式教育会给学生充分的时间准备材料,它看重的是你能做到多好。而美国的教育则注重在有限的时间内把题目做好,这总让她有一种紧迫感。

在大二选科的时候,石月觉得物理专业虽然比较难,但可以运用于很多领域,是一门实用性强的学科,所以选择了物理专业。从麻省理工大学毕业后,她又考上了美国康奈尔大学继续深造,这一读就读到了博士毕业。在问到和美国同学比起来,她有什么优势时,她说,“美国的同学很聪明,但他们遇到难一点的题就放弃了,放弃得太容易。而我必须坚持把它做出来。”

石月在物理学博士期间研究的是纳米领域下的微型机电系统,研究的项目可以运用于汽车、手机的定位、糖尿病的血糖测试以及心血管疾病的监测等。读物理学博士期间总是需要做大量实验,工作到深夜是常有的事情。从小对石月严格要求的爸爸非常心疼她的辛苦,一改以前严格的家风,总是劝她不要太累,学习不要太较真,倒是需要石月反过来安慰爸爸。

石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,她的专业论文多次发表在世界最大的专业技术组织——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主办的杂志上,并作为百里挑一的学者在协会论坛上发言。

博士毕业之后,石月在亚马逊找到工作,负责Kindle电子书的设计工作。她说,她喜欢自己设计研发的产品被人们所使用,这让她有很强的成就感。虽然工作的内容和学校里学的领域并不相关,但读博让她具备了快速自学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这种能力在工作中一样适用。

因为离开中国的早,石月的中文已经说得不是特别流利,也无法看懂中文书,但她对中国文化还是颇感兴趣,回家的时候会和父亲学学中国诗歌和毛笔字,会从网上和电视上了解中国的历史,还会给打三国游戏的美国朋友讲三国演义的故事。

今年才三十出头的石月已经经历了中国、津巴布韦、美国三种不同的文化,她说,这是一段与众不同的经历,每段经历都教给她了很多东西。中国的文化和父母的言传身教让她学会了做事情的坚持与踏实,以及做人的谦逊态度。津巴布韦人的知足常乐也让她学会做事不急不躁,享受生活。而美国的教育则教给她创新与思考。(刘畅)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